我在學校是走諧星路線的。
上台報告像作秀,和同學相處,也是娛樂大家和被大家娛樂的對象。
可是今天很不一樣,
因為我那篇《看花開》裡頭的主角、我的再造恩師,
她要退休了。今天是學校為她辦的退休餐會。
當千慧還沒致謝辭時,我已經吸了好幾次鼻子,拚命地忍住。
到千慧開始哽咽時,她正好是提到許多大學時代的回憶,
我再也忍不住了,淚水一直狂掉,
在場許多人不曉得我那段心酸過往,
以及我如何重新站起來的人(含學弟和老師、助教),都覺得我感情太豐沛。
其實不只是如此。
結果,開始很多人遞面紙給學妹,也遞給我,好糗。
現在眼睛是腫的。
雖然知道老師還會帶完一些碩博士指導生,不過,就是不捨。
不打了,一邊打,一邊螢幕又開始模糊了起來。

附上看花開的部份內文。

 在離騷裡,屈原說著:

  余既滋蘭之九畹,又樹蕙之百畝。
  畦留夷與揭車兮,雜杜衡與芳芷。
  冀枝葉之峻茂兮,願竣時乎吾將刈。
  雖萎絕其亦何傷兮,哀眾芳之蕪穢。

 這一整段五臣注說是積極努力地栽培自己的德性,但卻遭受謗毀,
 他怕其他和他一樣賢能的人因此而自投蕪穢不自脩身。

 我的老師告訴我,也可以解成他培養了許多資賦優秀的學生,
 卻最後都因為怕像屈原一樣而趨炎附勢自甘墮落,
 甚且變成小人和屈原作對。
 老師說著她所教給我們的一切,就像撒下種子,
 希望有天能在我們的心中長成希望與良善。

 當時聽聽也就算了,直到今天我站上講台,
 才發現那顆種籽好像萌芽了,
 因為我說著和老師相同的話,
 或說我在說著的那些話的同時,
 我根本就在腦海裡映出了老師的溫柔容顏……,
 而我只是在模仿我的老師,
 將她以往那些撒在我心中的種子灌溉成長、開花結果,
 再撒出去種子,也同樣盼望著,
 哪天我的一些話也在他們心中發芽。

 原來這就是傳承。

藍調爵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