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10106/143/2kc7q.html(可以直接點)

我並不是那麼在乎這個名模之夫,說真的;其暴行已有人圍剿,而我更在乎的,是那50個路人。報導上說:「這段兇狠施暴的過程約十餘分鐘,至少有50名民眾陸續經過,有人斜眼瞄了一下,假裝沒看到,始終無人停下腳步制止或報警,僅有對街民眾以手機錄下全程。」容許暴行產生的共犯,在於人們的冷漠。而冷漠來自於文化、教育、社會制度。我說,這50個人亦是此椿暴行的共犯結構。

我不禁想起,有次在單行道出口等紅綠燈,一輛轎車硬要駛入,拼命向我按喇叭要我讓路,根據交通法令,他是違法的,於法於理,我都可以不需要理會他,所以我們就這樣對峙著,直到我身邊所有的騎士讓開路給他通行。為何一群人會怕一個人?不想惹事?通情達理的予人方便?事實上要進入單行道裡的小巷,只需再多開半分鐘不到的路就可以轉入。他並非開著救護車,也不像是急著辦事,否則不會與我對峙這麼久。事實上,對於讓路的那些人而言,也許支撐在背後的文化觀念,就是長久以來被灌輸的--莫當出頭鳥。這是一條阻力最小的路,因為不用負責,不用受傷害,不用惹麻煩。就像我娘說的,萬一對方有槍怎麼辦?這是一種否定性的恐嚇,如同至今我們仍可經常聽到的,父母對小朋友的恐嚇:「再不乖就叫警察來抓你」。我們的教育慣於使用負面否定性的手法來威嚇、管理,於是產生了諸多潛規則,並造成一種撕裂:課本、傳統文化中讚揚的正面力量與現實生活實踐的悖逆。

如果那50個人蜂擁而上去制止這端暴行,會發生什麼事?名模夫會拿出機槍掃射?我不得而知。但我知道,因為道德沈默,我們只能在事後幹譙、圍剿暴行。

以上,我是藍調爵士。

    全站熱搜

    藍調爵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