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很奇怪。真的很奇怪。難怪有人說女人是外星人。
等一下,先別譴責我這個說法,也不要說「啊!你不懂啦~」
請讓我娓娓道來。

今天下午和阿心足足談了三個小時,我從頭到尾都不覺得那件事是需要被連結到其它事、被提早擔心的,因為再怎麼擔心,再怎麼想辦法,都無法掌控兩個重要變因,房客會不會來、獎學金會不會提早確定,這都是兩個月後才要開始擔心的,現在能做的只有貼招租和等待獎學金,其它的也不能做,因為只要一做都有可能造成困擾。就為了想一些其實目前不需要擔心的方案,我弄得很沮喪,尤其太多要考量的事乘上那兩個大變因,排列組合起來的方案會變得很多事都無法兼顧好,其實只要耐心等一其中一個變因在五月確定了,就可以迎刃而解。

OK,在三小時的談話過程中,我開始有的情緒是沮喪和無力,當然也感染了她的焦慮,畢竟我們兩個的事動不動就牽連到許多人,要照顧到許多人的考量,弄得我們兩個常會精疲力竭。因為要顧及到很多別人,因此很多簡單的事都會變複雜。今天下午就是我拚命在把複雜的事簡化,而阿心卻在把複雜的事變更複雜,最後就是最主要的當事人,我和阿心,都不能顧及到彼此,如果單純是為對方犧牲些什麼,那自然是心甘情願的,但偏偏很大的部份是在顧及別人的考量上。

最後兩個人都是沮喪兼無力,我整個喉嚨還因此又再次發炎起來,頭痛到不行。然後阿心說了句讓我哭笑不得的話,她說:其實我只是希望你能說句「辛苦了」安撫我blablabla……
這下她才開始用訴苦的角度在說她最近事情很多很辛苦等等的,這下我已經完全無力再去安撫她什麼了,因為心力都在她一開始問我要怎麼辦,而我努力思考方案並和她討論的過程中消耗光了。

我們常聽說男生要貼心和細心一點,女人求助時,要的只是情緒的安撫,而不是解決方案,這個道理我已經把它視為像地球繞太陽公轉般是永恆不變的定律,然而,在要求男生這樣的同時,站在兩性平等的立場,互相尊重和包容的角度,那麼是不是也可以反過來說,為何女人不去思考一下,當女人提出「怎麼辦」的同時,體會一下男人為了幫助女生而絞盡腦汁思考的心情呢?

阿心提出來的問題,是事關乎我們接下來要面對的問題,我們都訂好計劃了,計劃可以隨著事情的轉變,尤其是受不可控制的力量,或說上帝的安排,而有所修正,但修正也必須在事情有變時才修正,現在去擔心變因,去擔心六月才要擔心並改變計劃的事,是無濟於事的,也導致今天溝通後,兩個人都一樣沮喪和無力。真的很得不償失,尤其是討論的結果,並沒有改變我們之前的任何計劃,我們還是得看看上帝要如何安排,是不是會讓房客提早找到,是不是能順利獲得提早來台灣的獎學金。

真的,不要一廂情願地認為對方一定要能隨時隨地體會和體貼自己(尤其當自己又不說出口,要讓對方猜得半死,還會因為猜錯而被自己責怪,搞到自己也難過對方也難受,這就失去了正確的雙向溝通),這樣太自私了,如果真的一味地要對方解決自己的情緒而不去顧及對方的情緒和想法,那乾脆找個心理醫師談就好了,起碼妳不用顧及心理醫師的想法和情緒。處理事件,不是只處理情緒這麼簡單的。

被施妮可中斷了好幾次,就先打這個粗略的想法好了。

    全站熱搜

    藍調爵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