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說明,這裡的愛僅限非血緣的親蜜伴侶關係的愛情。

昨天下午發生了一件讓我非常不愉快的事。
因為婷婷居然又看錯人而且難過錯方向。
當我看見那個男人的照片,我心中立刻覺得這個人人品有問題,
隨即打電話去婷婷那兒「興師問罪」。
果不其然,就在昨天中午他又再度提出分手。
和婷婷聊的過程中,我幾度快爆血管,
直笑嚷著我要去找降血壓的藥。
(婷婷妳別忘了,以前妳失戀或受傷,我總是溫情主義,
但現在我已經溫情不下去,因為重覆太多次了。)
然而對談中,我也開始整理一下夜裡想申說的主題。

有人以為愛是行為,其實愛是行為感覺,
它是以兩個人的靈魂交會為基礎,行為是實踐,本質是感受。
我舉個例子來說,一對男女在談情說愛,
女人俏皮的說了個笑話,男子眼中盡是:真是拿妳沒辦法
這時女人會感受到被愛,
此時的心靈狀況是,兩人彼此相愛,所以女人可以感受到愛的感覺,
如果只是朋友的心靈、情(況)境(界),女人不會感受到愛。
更有一種狀況是,兩人只是並肩坐著甚且是走著,
男人深情看著女人,女人感受被愛的感覺,
或是,女人只是輕輕撥去男人髮梢上的雨水或汗水,
男人感受到被愛的感覺。
甚且只是在腦海中回憶起對方的一個微笑,就可以感覺到愛。
說真的,不見得行為上是轟轟烈烈、舉措強烈,才能感受到愛,
就連無所行為,都能感覺到愛的存在,所以行為只是實踐,而非本質。
兩個不相愛的人,做了再多浪漫的行為,也不會有愛的感受。

有了這個基本認知,再進一步討論到相處時愛的行為感(受)(認)知,
我常舉一個很髒的例子:
我覺得我大出來的大便形狀優美,無甚異臭,而且只此一家別無分號,
所以我將這麼個人、隱私的自我附屬物送給我最愛的人。
對方能接受嗎?能感到我的付出嗎?
很明顯的,如果有人愛收大便,那麼或許這個叫付出,是對另一半好。
然而重點就在,我們常常自以為自己的付出就是對另一半的好,
絲毫沒有考慮到對方實際需要、想要的是什麼,
這樣真的是對另一半很好嗎?
還是只是自己一廂情願、自以為是、有所求的討好的行為?

當妳在面對對方的付出,卻沒有在心中有相同的對應感受時,
首先要考慮的雖然是:「是不是自己愛情體質不好所以缺乏安全感,
於是對方不管做什麼都還是覺得對方對自己不夠好?」
但是也不要忘記,有所求的付出(討好)與無所求的付出是不同的,
對方到底有沒有和妳能心靈交會,知道妳要什麼,這些都要列入考慮的。
如果是真愛,他即便不能百分百貼近妳想要的,
但是妳會看見他努力貼近,可以彼此努力調整。
有所求,求的是為了自己,無所求,不是一無所求,
而是求的是對方的喜樂,希望對方能感到幸福快樂,那是一種至誠。
如果對方一直忽視妳的需求,卻一直自認自己對妳很好,
那很抱歉,這種也是歸屬在有所求型的,因為無所求型的不會一直覺得對妳很好。
他會知道對另一半好,是無法量化和計較的。
而這個更絕不可能是分手的理由。

愛是一種感受,任何行為的指導原則就是實踐這種感受,
它必須是契合對方的感受。
即便有再多的不安全感,但可以有不同的方法來填補、
來彼此引領成長,而非面臨問題就變成分手主因,
那不是真正的彼此相愛。
動不動就提分手的人,是沒資格說自己對另一半很好。
對對方的付出感到知足,對自己的付出感到不足,
當對方無法正確回應的同時,想到的應該是自己是不是沒做到對方所需要的,
若是對方可能在感知與回應這部分有點缺陷,
也該是共同努力去克服,藉由這些自我人格的考驗來確保愛情的長久與穩固。

愛的本質是一種感受,它的樣貌和實踐行為很多樣化,
但它的基礎建構在雙向交流的情感上(即彼此相愛,而非單方愛戀),
沒有雙向交流,不會感覺到愛的感受,
我們或許可以認知愛的那一方的付出是愛的行為,
例如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無怨無悔的守候與付出,然而女人不愛他,
於是,我們會說這個男人很愛這個女人,這是一種認知,卻非一種感受。
雙向交流了,如果在行為這一環節出問題,那也無法感覺到愛的感受,
例如無法正確的愛,以暴力來表達在乎等等。
而雙向交流又是一種互相為愛所感動,
這裡的感動不是我們一般說的:好感動喔!
而是感覺觸動彼此心靈。
感,是有所感,是感覺、感知,是一抽象層次的經驗體會,
它是一種心思、情緒,接受器是心,而不是其它感覺器官。
動,是心思、情緒、感受的波動,也是對心的觸動。
我們因為愛的感受而有動力、有勇氣,所以真愛使人堅強。
但對方無法帶給自己這些感受,那麼要檢討的,
最後還是歸結到這份愛的體質,是不是屬於真愛,
是不是彼此的愛情體質並不適合,以及是不是彼此的愛情體質有問題,
而非單方面的思考、進而自責或責他。

當然我以上的論述仍有許多需要再仔細驗証的部份,
而想要說的情境仍有很多很多,
愛情之所以迷人,正因為它無法定義、更無法完全驗証,
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愛情信仰與理論,
只要是遇上對的人,做了正確的愛的行為,就可以使愛情成長。
但行為太多說不完,所以暫且不多論,
至於遇上對的人,那是個人眼光與機遇的問題,
個人眼光又是另一門學問,至於機遇,這不可測不可知,也只能存而不論了。

以上,我是「絕對不是什麼愛情大師」的藍調爵士。

    全站熱搜

    藍調爵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