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許多人、冥嘴在批判所謂的稅賦不公的同時,愈發了解這些人和所謂的恐龍法官沒啥兩樣。
一個只看法條、一個只看制度。2者共同的錯誤在於沒有時間和空間維度。
或說沒有整體思考,忽略了歷史和背景(含文化)。
美國前陣子的搞笑新聞說法官要求一隻貓出庭當陪審員,正好同時把法條和制度的問題凸顯出來。
當人們接受了某個錯誤的「科學」(事實上它該不該真的叫科學還有待商榷)思維模式--機械論,其可怕之處就在於人們永遠喪失思考和組織能力。
看看各部門的協調與協同就會知道這個道理,它顯現在政府組織和各大小企業之間。
而它也間接致使人失去非機械的熱忱、責任、道德等,形成一條阻力最小的路。
也或許可以說是潛規則。
而這些規則,更反過頭來加重某些制度、組織對更多人的壓迫。

當我看見商業週刊在報導所謂的成功名人,其所建構的,是種看似直接導致成功的分析,
但間中卻不難發現,競爭、剝削、以及勢、權、力凌弱勢者的規則。
例如果賤傷農,有人從中當菜蟲圖利,卻可以被美化為懂得看時機,
報導告訴我們的是要掌握機會,要像子貢一樣懂得趨利,但是,對於破壞生態、剝削當地農民等事,卻輕輕一筆帶過。

於是我不禁想問,究竟誰才是真正的幕後黑手?
是什麼造成恐龍法官形成?又是什麼操弄了原本立意重要的18%,使它成為萬惡罪人?又是什麼讓人們知道社會不公卻又坐視不理?

2千多年前,一個許多言論和想法被後世更多人所扭曲和歸罪的人,他說:「舉一隅不以三隅反,吾不復言矣!」
他和弟子們之間的問答被紀錄下來,其中不乏學生對他的質疑、向他提問,甚且他說錯話被學生糾正的紀錄。
他鼓勵學生要懂舉一反三,要動頭腦,要思考,他未曾反對學生提問,
也不覺得學生質疑他是件大逆不道的事,反倒來了個機會教育。
那我想請問,為何2千年後的我們,在課堂上不能質疑老師、向老師提問?為何我們從小被要求緘默?
就連出社會,我們不也被要求緘默?
再如104那個上電視新聞談論最近很紅的辭職信的什麼理,她認為發出這樣的聲音是不妥的,會對這個人的未來形成阻礙。
而弔詭的是,認同寫辭職信者,有些認為這個人說出了他們的心聲,
有些認為這個人罵得太含蓄,有些認為這個人只是陳述了一個事實,
而這些人居然是為數較多且幾乎是同一社會/組織位置的人。
換句話說,這封辭職信,凸顯了佔少數人的上位者剝削了多數人的權益,卻不被認為是傷害,
而一個人說出真相,危及了他們的權益,就叫傷害,而這個傷害會反過頭來剝奪掉這個人的未來。
這不是很奇怪嗎?
而我們被要求緘默。

所以我們就繼續保持緘默吧!幕後黑手勢力太強大了!

    全站熱搜

    藍調爵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