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我一直在告訴自己,不要過度損耗自己,要適時放手。

擔心這幾個學生的身心狀況,擔心那幾個學生的家庭和交友狀況,擔心另幾個學生在資優班遇到瓶頸,擔心擔心擔心……
給家長的信沒停過,聯絡簿一本本仔細看,用心寫上一堆話。
這個學生跌倒了,請家長留意,那個ADHA學生的學習狀況如何要報告家長。
而家長也一一提醒我幫忙這個幫忙那個……。

然後哪個學生小學某個部份根本不懂,哪些學生思考轉不過來。
於是站上講台,拿起粉筆,我完全忘記了別過度損耗自己,不厭其煩,換幾種方式,只求學生聽懂時恍然大悟的放鬆表情。
學校老師不做,補習班老師不做,我這個小導師全都扛起來做了。

看著家長簽返的回條,意見欄上滿滿的謝謝和支持,我當然也是滿心歡欣。
然而另一方面的我,卻不得不難過,如果,你們這些父母多用功一點,你們的孩子會更健康快樂。
我的手不長,無法支撐起整個世界。

可是我一看見學生困惑或難過的表情,就是會忍不住一頭栽進去。

這兩天,我曾開玩笑地說,我不想上了,交給任課老師教好不好?居然全體異口同聲大喊:「不要!」
學生下課時圍到我的導師桌,然後很認真地問我:「老師,你不要不幫我們上課好不好?因為你都能用最簡單的方法讓我們弄懂,又輕鬆又容易懂,我們沒遇過像你這樣的老師,所以請不要不幫我們上課好不好嘛~」
為了減少我的負擔,幾個同學居然主動幫我打掃擦黑板清板擦,就是因為他們這樣,我就更難真的放手。
原本想說出口的:「老師也有老師自己的生活和苦衷啊」就這樣硬生生地又吞回肚子裡。
我根本無法接受自己看見他們失望的表情吧?

今天回到家後,和有癲癇症的漂亮女學生的媽媽通上電話,告訴她學生這兩天向我反應壓力很大很累,這一聊,轉眼十一點,我不禁嘆了口氣,明明想著只要在聯絡簿上寫就好的,卻還是忍不住撥了電話過去問問她今天的狀況如何。
明天還要和今天帶頭聯合男同學欺負ADHD學生的學生家長連絡,還有和這位被欺負的學生家長通話……
這些至今都還在我腦中規劃著,已經一點了……

餓著肚子的我,回首著這一晚我所做的事,真的覺得,我一定要讓自己學會放手。

創作者介紹

天空

藍調爵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