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其實我們都知道學生之所以作弊是因為分數(成績好壞),成績好壞會有不同的結果。

有些小朋友成績好,會獲家人和師長讚賞,用成績在建構一種酬賞關係,並由這個關係結構中得到自信。

有些小朋友成績不好,會被師長和家人責罰,於是為了不被責罰,也建立不起自信,只好藉由「修改」成績來避免責罰或獲得酬賞。

「成績」的問題,牽扯到整個文化、體制結構等大問題,而且它不只是反應在學生身上,其實也牽連到老師,一個老師不能讓學生得到好成績,那麼這個老師會被質疑。而一個老師身處在這個體制結構中,也不得不要求學生的成績,於是一整個惡性循環,家長→學校→學生→體制、文化→家長(這不是先後次序,而是一個環狀結構、動態系統),就此形成一個牢固的結構,要鬆動這個結構談何容易,但說談何容易,不代表不可能,只是大家都在「等」,而任何一個試圖去破壞這個結構的人,也會被這個結構打擊,尤其是「在等的人」也會打擊任何想破壞結構的人。

這是一個很粗略的梗概述說。我也不想把一篇網誌寫成論文。

回頭來說說標題,我的學生不作弊,很多人問過我,為何我的學生不作弊?我必須先說說我的教學理念,我認為,學生的心態好,成績自然就會好,此其一,其二,我重視的是學生學到多少,學的方法,以及如何表達學到什麼。

第一點上,我重視學生的人品多過重視學生的成績,所以我和他們「討論」(我用的是討論)自重和尊重的重要,我的班規永遠只有一條,就是尊重與配合。而就學習心態來說,我的理念是,讓學生知道學習是一種過程,它不見然是完全快樂,但是克服難題時會獲得一種成就與快樂,也讓學生知道學習的方法,以及為何要學習。我覺得,告訴他們「像平方根這種東西,其實在現實生活上不見得有用」,這並非是件不對的事,但我也同時告訴他們學習平方根,對如果有天想從事某些領域其實是很重要的,而其它不從事這些領域的學生,我也會告訴他們,這些學習只是為了讓自己取得一個機會,因為考試要考,而考試是一個機會。

第二點,是基於第一點上,幫他們重新建立一個學習目標和方法。我們的教學方法太多謬誤,其中也有來自上述結構性上的問題,例如國文,其實還是不少老師在要求學生背解釋要一字不漏,卻不思考,如果「利用讓學生學著運用」,其實可以不用背。在華語教學上有個技巧叫定式學習,針對一個詞彙或文法,讓學生大概了解它的用法後,引導學生運用這個詞彙造句或表達。但是,不管在學校或補習班,我們從來不給學生機會和時間,齊頭式平等的教育制度和教學方法是主要犯人之一。而我重視學生學了多少,怎麼學,如何表達學,所以我會花大把時間,在同一個點上反覆地解說,目的之一,就是讓他們懂,所謂的困難,不過就是要多花點腦筋和時間,而根據不同接收程度的學生,讓他們使用不同的方法去學習。

有了以上的概說後,我的做法就差不多呼之欲出了。其實從開課第一天一直到課堂結束,我都一直在和學生討論和溝通(即我會聽他們不想學或討厭學的心聲)關於學習的問題。而且我常會像唸經一樣,在每次遇到難題時說,「難,是因為它比較複雜,弄懂了就不難了。」而且解說完,問同學「難不難?」他們一定會大聲說:「難!」我就會起頭說,「難是因為……」通常我不用接下去講,學生會幫我說完。這代表其實他們早就把這句話聽進去了,而且,其實他們或多或少已經在進行克服難題的思考。

有了這個基礎,我的考試方法就是著重在學生的思考方式與辨識學生學到多少,更重要的是他們會不會表達。在考完第一次試就讓他們知道,我根本不會處罰。因為我想知道的是他們哪裡不懂,也希望他們學習把不懂的地方弄懂。所以我出的是申論題。我要我的學生試著用自己的話去表達一個概念或定義,解題過程要順便交待為何他們要這樣解,這在數學或自然科上運用。社會科應該有更不同的方法,但我仍會考定義與概念的陳述,要求他們用自己的話來寫,並且舉例。而國文科,我通常考的是作文,以及引導式的短文,把解釋放在其中,讓學生學著去運用。不過字形字音字義,有些真的就要靠不斷地考試來磨了。英文,除了文法教學外,字彙不得不背,當然也是放在文章中背。而學習過程中,我很重視的部份就在要求學生「舉一隅以三隅反」,這個也反應在我的考試之中。

我取消了嚴格處罰,並和學生建立起一個共識--學習的目標過程與方法,然後我採取了考申論題,只考四到五題,所以一題大概就是25~20分,每一題如果有任何一個環節,例如過程說明不完整,或定義錯但結論對,一律不給分,也因此成績就是很固定的0、25(20)、50(40、60)、75(80)、100分。學生第一次考完通常會問我及格是幾分?我會直接說,要說100分也行,要說沒有及格分數也行。學生一開始超無所適從的,但如同我前文提到的,我一直很重視學生的人品以及學習心態,我灌輸給他們的,其實是要他們不要自我設限也不要看輕自己,更不要被很多東西束縛等等的,一邊建立一邊教學並與學生互動,漸漸他們就能習慣我的考試,不驚不懼,錯了就錯了,反正不懂就再學一次,也不會被老師看不起,不過我這個老師會開學生玩笑,而他們也習以為常我的消遣並非是在否定他們,而他們也很會消遣我。

在我教學生涯中,可以舉的案例有三個,一個是資優生零分事件,這件事讓我很難過,學校資優生的同學們在我這兒上課上得超開心,功課也有起色,於是家長聽聞後讓資優生(一個小女生)中途插班來上我的課,好死不死剛上完不到一週就遇到我的週考,卷子一發下,她立刻漲紅臉快哭了,因為她不會寫,但坐周遭的同學卻個個振筆疾書,而其中還有那種在學校成績是中後半段的,考完改完,我發回去,她零分,我沒罵她,但她卻哭了一節課……我還沒安慰她,我的學生們就個個過去安慰她了,告訴她我是不打學生的,或是告訴她我重視的是有沒有懂,不是成績,當然也有人告訴她多考幾次就習慣了。學生們把我要講的話都講光了,害得我事後能講的東西不多,只能去了解她的心情和想法,但這次打擊讓她一個月後不再來上課,所以其實我不太願意接受中途插班學生。這是我無能之處。

第二個就是作弊案例,這個又是中途插班進來的,在校成績很差,也是低成就的學生(成績差和低成就感不是完全相關,低成就指涉的是自卑心態等等這部份,其中的一個反應面向就是成績,而因為成績差又回過頭讓她更低成就),第一次考試,她試圖作弊,想偷翻書,想看別人的答案,通常我考試不太監視,我都在一旁角落看漫畫或做其它事,其實我知道她想作弊,也正在作弊,但我不想當面戳破她,我很重視給學生面子,然而,就在她偏頭看著旁邊同學的卷子時,那位男同學忽然轉頭輕聲告訴她,「妳不用看我的啦,不會就不會,老師又不會處罰妳。」說完女學生當然很丟臉,也放下了筆等我收卷。我一方面心中是很欣慰的,因為那個這樣告訴她的男同學是其它老師心中的頑劣份子。但另一方面我也覺得很難過,因為她當場丟臉了。幸好因為她成績太差被迫繼續上我的課,於是我有時間慢慢教她。幫她重新建立自信和學習心態等。

第三個就是70分案件。很抱歉,又是女學生。這個女學生和第二案件很像,她的各科成績一向在20分上下。我必須坦白說,她的「資質」在當時的時空中不算好。除了作弊外,她也很會擺爛,因為不能作弊她就擺爛了。但是我沒有放棄過。在我的理念指導我的教學方法下,我反覆和學生溝通與討論,一起建立了共識之後,我開始針對她不願學習的部份去了解她的想法,再進一步和她互相配合。因為她的理解力不算好,所以我就是花時間和她磨,為了不讓她覺得自己比別人差很多,我採取的方式是她不懂,我就讓全班一起聽,很多人說我這樣對其它學生不公平,但我一點也不覺得,因為我一開始就已經告訴他們,他們每個人都是不同的,要學著接受不同的人,這是一種對人的尊重。有些人英文好,有些人數學好,這是秉性不同,大家一同上數學課,對數學拿手的人,要學著尊重對數學苦手的人,這是很基本的生活教育,我不想放棄掉,真正資優的學生,會知道當我反覆教時,不是在浪費他們的時間,與此同時,他們除了複習和加深印象之外,其實我並不反對他們做其它事。而且同樣的題目,我不會只用一種方法解說。當我告訴她何謂難,並願意花時間教到她懂,讓她重建信心等等的,加上鼓勵、陪伴、傾聽,於是我就看著她從20分,到了40分,60分,最後一次考試她拿了70分,我不會忘記當她拿到考卷時那開心的表情。也許對其它老師和她的家長而言,仍是否定她的,但是她知道我肯定她,而她也願意肯定自己了,那天我當著全班對她說,「妳看吧!我就知道妳一定也可以考到70分對不對?」她糗糗地笑著。

很多人覺得,我說的太理想化了,或是真實性不足,因為,真的有學生就算有獎賞或處罰,就是擺爛,就是懶,就是如何如何。我不否認這樣的學生存在,但我更重視的是,為何學生會這樣,以及如何不讓他這樣。每個人都是不同的,他們有各自的心事和狀況,對我而言,我需要去了解,去努力。這是何以我的教學比別人慢,而且一開始成績好的會忽然一考我的試變零分或不及格,看起來像是倒退,甚且給人感覺進步不多的原因。就像我很尊重的李師添富說的,他要重新把我們「洗腦」。要除去過去固牢的模式真的很不容易。遇上對成績和學習「頑冥不靈」的學生,其實我最看重的仍是為何會形成這種狀況的原因,而不是成績問題。

我寧可花時間在和學生建立許多內在問題的共識,包含自己的人生和思考與心態,讓他們能運用到學習各科目上。記得我的最後一個家教學生,一個英文程度比國小生還差的高三生,讓我很辛苦地將他從個位數的成績教到20、40、60分為止(因為我整個從國中開始教),他在和我分別時告訴我,他從我這兒學習到最多的是內心上的改變,以及個人的成長。他的故事我在很多文章中都提過,例如他和女友鬧分手,被我以罷課要求他打電話向女友道歉,那堂課3小時,我有一個小時在聽他說想分手原因和整個交往過程,有半個小時在罵他的想法態度和觀念不當,最後我收拾書包說我下半堂不收費,而且也不想上,要他反省並去和女友道歉,說完頭也不回走人。隔兩天上課時,她女友來聽課了,而再隔一週,連她女友的好友都來聽課了。XD

要學生不作弊,要建立的觀念和使用的方式真的要完全能配合,會花時間,其實也很花心力,其中要面對的壓力不是來自學生,通常來自家長和校方或班主任之流的,我的價值選擇讓我站學生那一方。我不想做假成績給這兩方,因為我不想讓學生看見我做假,這對我的教學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如果我做假成績了,學生不會再想靠自己努力,更容易擺爛,而且我教學生正直不作弊等等的價值觀念,我卻做假,成何體統?作假和作弊又有何不同?因此我在教學的過程中,有幾件事常讓我覺得自豪,其中一件就是,我的學生不作弊。

說真的,我也遇過有老師很酸地說,有本事你來學校教看看啊!光會說大道理。確實,我沒有在學校教過,但也確實,我在補習班和家教中實踐過。而我更想指明的是,我有「實踐」過。改變不能只靠一個人,而很多改變更不是只靠一個法令一個新制度,改變更非一時三刻,它可能是長期抗戰,然而我想說,如果有時間酸我,或是覺得我唱高調時,為何不願意試著結合更多有心人一起來做?老師不是一種「職業」(就像我以前的文章中一直強調軍警不是一種職業,老師不是一種職業,醫生也不該是一種職業,但這一說又是一大篇,改天想到再寫吧!XD),而是一種志業,影響學生的除了家長外,就屬同儕和師長最多,如果老師只會抱著消極負面的心態及不作為(例如不願學習),且連碰觸禁制的勇氣都沒有,說真的,不要當老師了。

創作者介紹

天空

藍調爵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EH
  • 好文!感恩您的用心。很高興見到您同在這條船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