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父母在餐廳被歧視

這短短的影片讓我幾度含淚。值得一看。
而我想說的,不禁讓我想起近半年前,我寫過一篇日記:道德沈默--阻力最小的路

有本書:「An Elephant in the Living Room」
它的內容和意思是直指刻意視而不見的沈默景狀。
1963/4/16,馬丁路德金恩博士在《伯明罕獄中書信》(Martin Luther King Jr. "Letter from Birmingham Jail")中說
「We will have to repent in this generation not merely for the hateful words and actions of the bad people but for the appalling silence of the good people.」
我們這一代人必將感到悔恨,不單單為了惡人可憎的言行,也為了好-人可怕的緘默。

幾次我仗義直言,甚且出手相助的同時,我感到周遭異樣的眼光和氛圍。好像大家都在害怕於我的行為將招來眾人的不幸事件一般。而有什麼比這個景況更不幸的?
相信嗎?我曾在看見前面載著小孩的媽媽不制止前座的小朋友將垃圾丟到路面後,拾起那個垃圾,騎到那對母子身邊,告訴那個媽媽:「妳兒子的東西掉了。」然後把垃圾交回給她們。
有太多太多這樣的經驗,讓我對人性不禁開始感到失望。
例如,我在捷運或公車上,會很客氣地請不讓座的人起身讓給老人或帶小孩的婦人。而,其實,在我未出口前,許多人視而不見。
我在軍中時,為了阻止不公義的事發生,不惜和上中校摃上,請他們依法行政依法行事。我手上握的,就是人事行政法。
我不敢說自己是正義的化身,但,我知道在必要的時刻,我會站出來發聲。
即便息事寧人的氛圍漫溢。
這,需要多少道德勇氣?而這種道德勇氣不是用來對抗壞人,而是好人所形成的緘默殺機。
但,我相信,還是有人持續在用道德勇氣行動,所以,我還是會選擇,繼續站在這一方。加入所有那些為社會不公義的打抱不平的弱勢的這一方。不為什麼崇高或清高的偽善,而是一種價值和信念。

創作者介紹

藍調爵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