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寂寞寂寞就好.田馥甄

詞:施人誠 曲:楊子樸 編曲:鍾興民

還是原來那個我 不過流掉幾公升淚所以變瘦
對著鏡子我承諾 遲早我會還這張臉一堆笑容
不算什麼 愛錯就愛錯
早點認錯 早一點解脫

我寂寞寂寞就好 這時候誰都別來安慰擁抱
就讓我一個人去 痛到受不了 想到快瘋掉 死不了就還好

我寂寞寂寞就好 你真的不用來我回憶裡微笑
我就不相信我會 笨到忘不了 賴著不放掉
人本來就寂寞的 借來的都該還掉 我總會把你戒掉

還是原來那個你 是我自己做夢你有改變什麼
再多的愛也沒用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業障因果
會有什麼 什麼都沒有
早點看破 才看得見以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基本上所有的學校都已經開學了,所以很多大學以上的學生都回到租屋處,我住的地方離母校輔大以及明志科大很近,因此附近很多大學生,也當然地,在放暑假時,方圓2公里內變得比較平靜,如今他們全回來上課,也就相形吵鬧了起來。常常是過了午夜,依舊可以聽見年輕人的笑聲喧嘩。

昨晚,對面棟大樓的女大學生,忽然大聲地唱著這首歌,略帶哭腔,我想,大概是和男友分手了。
在各種愛情故事裡,我看過一星期內豬羊變色的分合,不論交往幾年,平時多恩愛,也看過有人斜風細雨終究又團圓的。
但可惜的是,破鏡重圓永遠是少數,互不往來永不連絡的是多數。

分手後,不管是形之於外或內心的嘶聲力竭,看多了,也就有點麻痺,不是冷漠,而是因為心裡即便覺得感同身受,然而經過人世的歷練,知道再難過都沒有用。時間依舊分分秒秒流逝,日曆仍然是一天比一天瘦,而世界也未曾為任何人停止運轉。於是每個人都只能無奈咬著牙,硬著頭皮向前行去,直到自己可以再次開心微笑。

好年輕好年輕時,我曾寫過一段爵士語錄,我說:誰也無法預支十年二十年後看待現在的事件的心情來現下用。
是的,我不覺得一定、應該、必須要強制抹殺此刻傷心難過的心情,也不需要一直告訴自己十年後再回頭看是如何如何來強迫自己逃避現在的心情。可以難過,可以傷心,就趁現在把這些心情揮發掉,也不要累積在心中腐爛侵噬每個夜闌人靜。
要若說真的勇敢,不若就是敢面對當下的心情,而非抹殺。

而關於寂寞,不是分手才寂寞,在愛情裡,依然是會寂寞的。除非,早就安於寂寞也習慣了一個人。我對寂寞無感很久很久了,久到都忘了寂寞是什麼樣的心緒和感覺,如果可以,我好想再重溫一次,那麼,或許我可以對關於寂寞的敘述與旋律,能多一點同理心。

 

  

創作者介紹

藍調爵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