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原諒我的靜默姿態。因為在人們面前,甚且是妳,我習慣選擇當黑夜裡的月見草。

這些年有些關於自己在愛情中呈現的樣貌的感觸。
這是件很有趣的事,關於兩種花之間的關係。

我非常擅於等待,於是高中時,我說我是一株金線菊。
而交往時,我常常嘰嘰喳喳地訴說著過去與現在,生活中各色朋友以及自己的大小事,像是找到一個可以傾訴的人般,忍不住就會一直講。想讓對方也可以在這樣的時刻裡,透過我的敘述,彷若參與了她來不及參與的我的過去,而我,也總央著對方訴說從小到大的大小事,想藉由這個方式去融入對方的內心世界。
然而,最後,對方總因為無法了解我,而導致誤會叢生,或是,因為不被了解和接受的傷痛,讓我逐漸沈默。
很妙的兩端。也很矛盾。
後來,我才慢慢發現,我說著一個又一個的故事,卻從未透露我真實的情緒、感受與想法,而偏偏我的想法卻又極為怪異。當然,怪異是朋友們說的,不是我個人覺得的。我從不覺得自己的想法是怪異的。和我交往了四年,卻仍是不懂我的想法,不知道我的想法,不能了解我。因為,我在很多時候,即便嘴上說著,但其實心卻是靜默著。
我總是在等待,等待被看見,等待被理解,而整個等待,以一種靜默的姿態。
我的付出也很靜態,不說出口的靜態。例如,天冷,為了不讓女友和我一起出門買食材而吹風受凍,我一個人一言不發地出門採買。再如,明明被疼痛折磨到站都站不直,手指扭曲到無法伸張用力,卻還是趁著女友專心唸書時,把廚檯刷得乾乾淨淨。甚且,在女友不知情之下,選擇了放棄許多機會或事情,之後也未曾開口提及,直到對方計較著為我犧牲了什麼,讓我極度傷心和難過,才緩緩出口告訴她我放棄了什麼,而對方才淚流滿面地問我,為何都不說?我只能回問,認識我這麼久,我會是一個計較這些,並且以之邀功的人嗎?
小米笑說,我的情感付出,需要一個心思極為敏銳的女子才有辦法從我的靜默中感受到。而我總在等待對方不經意的發現。那是我的頑皮,抑或是我真的就是習慣這樣默默地愛著一個人,而靜悄有耐心地等待?

坦白說,我不曾真的很用力或很用心計地追過女孩子。所以我未曾有過什麼鮮花、卡片、接送、銀彈……攻勢。我總在等待,等待對方看見我。
交往時,我也不常鮮花、卡片、接送、銀彈……維繫。一個人上街,看見對方會喜歡的東西,我會買回來,卻從來不會說出:我為了妳買了什麼,只會說,在街上看見什麼,知道妳會喜歡,所以買給妳。再如冬夜,知道對方會晚歸,於是熬一鍋熱湯,等對方回來時,可以有碗熱湯驅寒。甚且是,知道對方迷糊,容易掉東西,所以總是替她留意。於是,仍是在等待,等待對方看見我的用心。於是,這些付出,就是以靜默的姿態運行著。也許對方一不留神就會忽略,但我就是等待著。

月見草,又名夜來香、晚櫻草。它於見月時開花,於見日後凋謝。花語是,默默的愛與不羈的心。
我的愛總是靜默,我的心一直不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調爵士 的頭像
藍調爵士

天空

藍調爵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