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小時候家裡窮,買不起樂高,但是愛我的娘,還是會買仿樂高的東西(真的叫積木嗎?)給我,而我可以一整天,或說好幾天,都在堆疊中度過,樂此不疲。
而我最愛設計的,就是一輛很長的車,車廂就是一棟房子。
是的,可移動,外型明明是車,卻是一棟房子。

後來在影集,以及在法國和美國北加州看見這樣的車子時,我都忍不住多看幾眼,因為我真的好喜歡那種四處皆可為家的感覺。一輛車可以四處去旅行,而且是住在車子裡,車裡有床有浴室有廁所有廚房。而那是我的天堂。每次一堆疊完,我很有成就感。

九歲那年,第一次下廚,煎了蛋,炒了飯,其實早在自己開始學做飯菜前,據我姊的描述,我打小就愛拿著鍋鏟,總之,當自己第一次下廚,沒弄焦而且又好吃,我也有成就感。再到大學住宿,我在宿舍煮螃蟹鍋,引來學長以及同學們敲門進來分一杯羹,後來香味更引來舍監和教官,我還糗糗地問他們要不要來一碗,結果沒被記警告或小過,只被叮嚀要小心火。但是美味就是美味,看著吃的人直呼好吃,我很開心,也有成就感。接著搬出宿舍,我還是會下廚,什麼麻油腰子、清蒸鱈魚、炒花枝、牛肉麵……等等,我最喜歡看室友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接著是婷婷,以前的2個女友,甚且是前女友的好友和家人。然後是我娘和教我不少廚藝的外祖母。我好開心,我可以做飯給他們吃。而我也從中得到我的成就感。

其實,我很喜歡那種專注投入在一件事中的喜悅和成就感。我從來不覺得寫論文是一件痛苦的事,除非寫的東西不是我想寫的。例如在小說專題的紅樓夢評點論文,李師添富的文字聲韻期末論文,兩漢專題的陰陽五行等等,我可以幾天不睡,或少睡一直寫,完全投入其中而不知道時間過去多久,常常是一坐就好幾個小時,那種感覺像極了小時候完全投入堆疊積木的快感。學位論文在著手考證以及小學部份,我在很短的時間就寫出了十四萬字,也常常是不眠不休。那種快感就是一個爽字了得。

這幾年,先是生病倒了,完全失去成就感,再來就是選錯方向刪削自己而導致低成就,接著又是求職不順,又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整個沒成就到極點了,仿若是一直在墜落一般。直到我決定開始重整房間,把去年因傷中斷的灌補水泥、補土整修重新開始,每天在房間內塗塗補補,真的一不留神就幾個小時過去,全身的衣服早就被汗水濡溼,像是整個人浸泡在水中一樣,吃了不少水泥灰,但看見自己又完幾塊地方的修補,那種成就感就油然而生。

其實我一直很想要有一個自己打造的家,自己規劃,自己整修,而這個想法早在小時候就有,所以我原本想讀的是設計。後來因為術科太差才放棄。不過,我還是會想要自己設計和安排自己的窩。我想起,以前在家,我就常幫我的房間擺設做改變,住外面時也一樣,每隔一段時間,我就會換換擺設方式,那是一種共生的成就感。一種自我創造。如同做飯菜一樣。更如同寫作和研究一樣。我喜歡找出問題的答案,喜歡探索可能性,喜歡自己去執行和規劃,喜歡,自己完全為了自己的喜歡而投入精神心血的感覺。而那種感覺,現在僅剩整修工事。

這些,真的都是只細小的成就感,卻常常讓我忘神其中。也許正如我娘以前罵我的,沒出息,胸無大志。不過,我喜歡這些細小的成就,它們給我自給自足的滿足感和快感。也許,哪天,我堆疊起這些小小的成就感,可以讓我站在上面,看見更多更美的風景也說不定?我如是想著,靜靜微笑。

創作者介紹

藍調爵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