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十幾年在台北前前後後買過不少刀,專切魚的,專切肉(還分豬牛),專切蔬果的,切蔬果的不論,切魚和切肉是最重要的,尤其是魚刀,另外還有砍骨頭的砍刀。

這些刀,不是標榜著外國進口,就是造形、多功等等的,但說實話,沒一把好用的,常常用著用著,就發現根本不流利,磨了也沒用,鍛造時根本對刃體鋒口手柄等等的細節沒有真的用心,大概是量產型的。

總之,常常用不到幾年就必須送給買廢鐵的。


有次回高雄,跟我娘抱怨著沒刀可用,喜好舶來品的娘,從廚房流理檯下的抽屜櫃翻出3把她不用而且包得亂七八糟的刀,她用報紙包了好幾層給我帶回台北。一回台北,我打開那包得緊密的報紙,分別是一把厚背砍刀,一把菜刀,一把魚刀,那是祖母和外祖母以前常用的,年齡少說都是20年以上,雖然那三把刀都略帶鏽灰,賣相很差,造型也不好看,一整個黯淡,但是我喜出望外,那把砍刀就是我國中畢業後第一個生日,讓我右手食指根背部被砍到見骨的刀!不過就是被輕輕敲到,但就見骨了,至今手上的傷痕都還在呢!足見其鋒利,而且那是兩位老人家以前專用的,砍雞、劈土虱、剁豬肋骨……,至今記憶猶新,每每想起她們作菜時那股氣定神閒,運刀揮灑自如的形象,就不禁為之神迷。

為了刀上的鏽,我可真是費盡苦心,自己買了粗細不同的磨刀石,回想記憶中兩位老人家是怎麼磨的,於是跟著做,卻怎麼也磨不好,上了市場問了豬肉攤、魚攤的叔叔阿姨,請他們推薦,偏偏他們都是自磨的,於是我穿街走巷去找,記起新莊老街一堆打鐵鋪,可是又怕收費太貴,直到一天下午,忽然聽見有磨刀車沿街用大聲公撥送著現代年輕人不會熟悉的吆喝:磨剪刀、磨菜刀,磨刀片……
我立馬開了窗戶要那位大叔等等,連忙拿那三把刀下樓給他磨,結果,他技術不好……我記得以前兩位老人家磨完刀是不會有難看和粗糙的磨痕的。後來鐵了心,拿去給豬肉攤和魚攤的叔叔阿姨看,他們分別一看就說我手上的刀是好刀,純手工打的,他們幫我分別磨了刀,但是深鏽就是無法處理,豬肉攤的叔叔建議我去老街問問,於是我去了老街,其中一間老字號的打鐵鋪,師傅是個年逾75歲的老漢,但看起來一點都不像超過75歲,我以為他才60出頭呢!他一看我的刀,就說這三把刀都很好,傳統鍛打的,還可以用上十幾年呢!於是二話不說,他用了幾種我不知道的功法,又像拋光又似精磨,總之,最後我拿回三把刃口精亮的刀回家。

這一年多來,切肉剝魚都輕而易舉,好像在砍瓜切菜一樣,每次使用它們,都深深讓我覺得「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真的是很重要的道理!今天買了不算好的雞肉回來,那種肉質不算好切,我拿起厚背刀,輕輕一劃,連皮都切開了,不像以前用那些號稱有多鋒利的進口切肉刀要來回切個兩三次。整個超感動的!

寶刀,果然是寶刀,寶刀未老啊!而且,它們就這樣輕易地,跳過我娘,把我和兩位老人家再次連結起來。而我這生中有許多遺憾,其中一項一定是未能有足夠的時間和機會,再多和她們學些東西。阿嬤都過世25年了,外祖母這十幾年來也因為口腔癌早就割了大部份舌頭而無法講話,身體也虛弱到無法做菜。雖然她們人老了,走了,我想,這三柄寶刀,就由我來繼承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藍調爵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