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笑說,我是闃黑的折翼天使,因為在九年前,我允諾剪下我的羽翼,去治癒一個人血流不止的傷口,用最柔軟的羽翼輕撫傷口。
所以,當我墜落地獄做為代價的那一刻起,我是最溫柔善良的惡魔。
從此,每次一聽飽和聖靈的音樂,我會流淚而痛苦,覺得被淨化到幾乎死掉。像凱文史密斯編導的《怒犯天條》。
偏偏公司上司是教徒,每天播的都是聖靈音樂。有點俗濫的聖靈音樂,殺不死我,卻讓我工作不順。
聖經和佛經,只是我的枕邊書,當我心有所觸動時,隨手翻閱。

這位虔敬的信徒,用飽和聖靈的心境在彈奏,我感受得到,因為雞皮疙瘩一直冒起,平靜如沐,卻又讓我的心淚流不止,直到想被殺死掉都好。

然後,我跟著有所冀盼,或說,那是心底長久以來的呼喚回應,看似Hope,其實那一切早在心中悉自俱足,而我,還外求什麼?希望的,不如相信的,然而希望的,或許只是「時間」的問題。
我們都在等待一個時間,不如莊子說的無待,更難明,佛家說的轉念,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精妙。

我想要什麼?或說,我喜歡什麼樣的自己?更甚且該說的是,我想要喜歡的是什麼樣的自己,最真誠本然的,純粹真實的自己,以及我想要如何照顧我自己?
今天被書瑋唸了,類似相同的話語我聽過好多次。橫跨了十數年。我要何時才學會停止耗損自己,學會照顧自己,學會好好愛自己?

學著語言,上著英文課,全心全神投入,努力攀爬著語言的天梯。英文、法文、日文、西班牙文、義大利文、德文、俄文、想去的國家的當地語言……這些我都想要學。不為什麼,我只是想學,想去那些國家。好好在當地生活個一、兩年。我知道,我總是能快速融入不同文化之中。

想要,每天起床都是精神飽滿,心境恬然自適,有美麗的弧度揚起面對一切。
想要,晚上下了班,可以在一家咖啡館深呼吸,或是回家讀讀書,看看電影。
想要,珍愛自己,真心誠意地喜歡自己,和自己的心,低言淺訴,也可以如詩如畫地互相連結。
想要,假日時能駕著車,悠閒適意地吹吹風,聽聽音樂,然後在車內喝杯咖啡,讀一本書。
想要,一步步朝著自己的想望前進。
想要,和許多等待著的人分享我的一切。
想要,買下我喜歡的衣著打扮,然後優雅如行雲流水般地在人世間穿梭。
想要,在低沈的夜裡,泡上一壺好茶,聽著戲曲,看著我喜歡的古典小說。
想要,一個完整個空間,沒有叨擾,沒有風雨,純然的完整時間,寫寫我的小說。
想要,一個不需要我不停說話,就能明白我的心思起伏的人,一個不需要對方多說什麼,我就能明白對方情緒波動的人,一起,做什麼都好。
想要,好好的,愛自己,也愛對方。
想要,比現在更強悍的,愛的勇氣。
Hope,unparalleled freedom......無與倫比的自由。

就像一張課表一樣,我可以不需要費力去執行,因為愛,所以自然。由自願而自然。可以在完成的過程中,在筆記本上的每一項,微笑著打勾勾。finished.然後闔上眼的那一刻,詳和滿足微笑。

而在書寫這些的過程中,我能感覺到,心中的愛。我不停地微笑著。
我喜歡這樣的感受。像談了場淡淡甜甜的戀愛。

人生的曲折和轉折如廝。我想,如果我現在把這篇日記,列印下來,坐上時光機,去找那個習慣用理性壓制感性,偽裝強悍成熟理性的我,他一定會把我臭罵一頓,墮落。呵,我都忘了,這也不過才五年前的事呢!
2009年的重病一場,我一向是以福禍相依的角度看著。都好,也好。也許淚水過多,卻是如此自然且真摰。

最近一直有個想法,在呼應去年和洪老師的談話,那些夢裡關於水蜜桃的一切。
針對我自己愛上一個人,其實,愛上的是被壓抑、隱藏的那部份的自己,是對方身上有這個特質,所以會吸引。其實我夢中的水蜜桃,有絕大部份是我自己,因為在夢中,我一直在找她,或是找到了,但卻又若即若離。
我是誰,決定我想要如何愛自己。我如何對待自己,決定了我遇上什麼人。
我後來才慢慢發現,或說正式接受,我的確就是心中那個男孩,如此純粹如水蜜桃說的,我是杯靜靜座落几緣的白開心,在落地窗前讓陽光透射了我的心。我的孩子氣,我的柔弱,我的堅強,我的追求是如此帶著傻氣地奮不顧身。一點也達不成我娘說的成熟男人該有的一切。
好好認識自己,並停止刻削自己,是我決定好好愛自己的第一步。重建與自我的連結,並順著心的感覺去做事,是我的第二步。之後還有好多步。
愛,從來不是外求的,因為它一直都在,在我的心中。只是,我寧可給出去,卻吝於分享給自己。

在這段音樂的陪伴下,我的微笑,我的平靜和喜樂,讓我自己都微微感動。於是又多了一個希望。

想要,這種感覺能像常駐程式一樣,常駐我心。

Hope.近15分鐘的美麗和平靜

  

創作者介紹

天空

藍調爵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