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都要和我娘說上2小時電話。利用短短的2小時,去填補這近30年來,她不知道的我。以及分享她的感受和想法。
我知道,她不希望我當「烈士」(註),但我請她試著接受有著叛逆思考的我,那是我的人生價值選擇。
所以我得花些時間解釋為何我會有這樣的想法,以及她所不知道的,我這十數年來的做法。
我有很多很多不為她知的故事可以分享,畢竟近30年,累積的事太多太多。
昨天先聊起的,是我對這次工作的選擇,她原本以為我會去文學月刊工作,我卻選擇了另一個薪水高的工作。
我告訴我娘,之所以選擇薪水高的短期專案工作,是因為我知道我對這份工作不會產生感情。
是的,因為愛,所以選擇遠離。
文學月刊的總編賞識我,這份工作也是我能上手的作業流程和熟悉的文學領域,且能發揮我的能力,然而,正因為有這樣的感情羈絆,我很容易就會捨棄我的理想,出國,以及探索這個世界。
我熱愛和不同的文化產生交流,如同我在柏克萊、義大利、瑞士、法國時所做的一切,在歐洲,當她們一群人在shopping時,我一個人跑到街坊的咖啡館或是各巷弄中的小店去找當地的二手貨鋪、有特色的店。在柏克萊更不用說,我認識一堆三教九流、不少種族的柏克萊居民。與他們暢談這個國家、社會、文化、生活等問題。我甚且可以和他們分享很多東西。而他們也教給我非常多的東西。我可以煮了一鍋湯,和他們分享,而鄰居也會邀請我去他當家中吃東西和看書。
我想到外面的世界,用不同的文化滋養我的性靈,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我的中文教學。這是,我最想做的。
而我真的深切感知到,如果我真的進入文學月刊中工作,我一定會因為「士為知己者死」的情感而最後放棄了我的夢想。
我從不高張我愛臺灣。因為我真的沒有「國家與土地」的認同。我只知道,我熱愛這片土地,與善良的人群。但同時也有很多我不喜歡的東西存在著,我可以接受,但我不一定要就把自己置放在這片土地上。
娘說,她只是很心疼我這一路走來,不管在事業又或感情,都比其它人異常坎坷。
我笑著說,所以我學到比別人更多的東西呀!學這些,不過就是要能讓自己更柔軟,更能體會那些痛苦的人的苦痛。這樣我才能更有辦法去幫助人。
當然,從幫助人這點,又延伸出我對人類苦難的看法,以及我想改變什麼,聯合更多和我一樣想法的人,去改變。我舉了當初我為了保護我的學生,不惜和家長及主任摃上的事。而這也是何以我不願再回教育和補教體系的原因。
當然,這是她最不願意看見的事,因為,她覺得這樣我會很辛苦,前途會很坎坷。
我反問她,她不是個當出頭鳥的人,也從來不為其它人爭取什麼,然而,有這樣的家庭、這樣的前夫、這樣的遭遇,就平順遂意,就不坎坷嗎?
她語塞。
她是如此內化著家庭社會環境的一切,不算認命卻又不反抗,如同她被前夫打,卻還是為了傳統的觀念的堅持而沒反抗,還做錯了很多事傷害了自己和她的2個小孩。這一切,真的和當不當出頭鳥無關。

在談話的過程,我知道她又更接近她的兒子一點,更了解她兒子一點。而我也更自由一點。更開心一點。
後來因為她家中的電話沒電,讓我來不及再多說一句:媽,我還是愛妳的。
不過,我知道或許我不用刻意說,從這近2年來,我所做的,像是一步步靠近她,她會感受得到,我和以往的不同。
也許感情的事不需要解釋,然而我必須用解釋的方式來重新建構情感。解釋和溝通。我在分享我的愛給我娘,我在學習,而她也是。

想起,昨天看了3次的愛情藥不藥,當男主角從聚會回到家中,對女主角說出我愛妳時,忽然不能呼吸和顫抖,那樣的情緒我能理解。對於因為害怕而不能勇敢的接受愛這回事,我也完全能理解。因為我會想起,四年前,選擇和前女交往之後,第一次收到她滿載情意和愛的信,我嚇得躲了起來,消失了一星期,因為不能置信,也害怕。而她永遠不會懂,為何我當時總會逃避。而當我認定這份情感後,第一次開口要說出真誠的我愛妳三個字時,我也曾是如此情緒波動到無法正常呼吸和顫抖。那是2種力量的拉扯所導致。自私(如想保護自己、害怕)和奉獻的拉扯。
而,放在家人的身上也相同,我知道我娘第一次對於我主動去擁抱她時,她的情緒如何波動。以及後來她如何「回擊」我,讓我很挫折。因為她未曾擁有過,也從來不懂,愛,所以她會用以往的模式反應,會害怕,會用一切去反抗。

不過現在還不錯,她已經開始不知不覺地接受著我建立的新迴路。我能感受到她的開心。這樣很好。

註:她不希望我當出頭鳥,例如我對不公義之事發出的不平之鳴,或是懷有想盡一己之力,為改變什麼不合理的事而奉獻。

 

  

創作者介紹

天空

藍調爵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