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下午,忙著調查北市的旅館業,看見去年年初我們為了修補情感而去遊玩所住宿的旅館,忽然眼淚就這樣刷地一聲掉落。猝不及防。
嚇得老闆和上司一直問我怎麼了?還好嗎?是不是身體不舒服,我笑了笑,說是過敏。因為在冷氣房太久。於是外出走走定定心,十分鐘又回來繼續工作。其實,我也嚇到自己了。
前年12月初,她說她喜歡上一個男子,閉著眼說著他的好,滿臉都是笑容。而她所描述的好,就是重病以前的我的樣子。
於是我靜默地聽著,然後在她的話語結束後的幾分鐘後,我沈聲低道:「我們分手吧!去追求妳的幸福。給不了妳幸福,只好祝妳幸福。」
說罷,我收拾了自己的衣服,轉身要離開房門前,她滿臉都是淚地叫住我,問道:「那你的幸福怎麼辦?」
我搖了搖頭:「如果給不了妳幸福,那我只能割裂自己的情感了。剩下的東西我明天會來拿。」
言盡,我扭開房門離去。
隔天,我收拾著東西,她剛好回來,我以為她會依行程晚歸。她抱著我哭著說不想放棄這段情感,不想和我分手。
我說:「妳都喜歡上別人了,又何苦呢?」她只是不停哭著。
我最怕她哭,於是柔聲問道:「妳願意好好修補我們的情感嗎?」她猛地點頭。
於是我規劃了十二月的返高雄之旅。以及一月的溫泉之旅。
而之後,我就發現,她只是被動著等我做什麼,卻從不主動對這份情感進行修補。
只有每次分手都是她主動提,一個月後的復合,也都是她主動提。我永遠不會懂,明明不是真的愛,為何卻總要回頭時說著最愛的才是我?
而如今,也不需要懂了。我只能強迫自己放手。

2.下班前的會議,老闆提到工作量的問題,順口說了我昨天可能是工作量的問題,戴起耳機聽起音樂了。我回應說,為了專注,為了速度,我才會聽音樂,而且聽的是節奏快且強的音樂。笑著說,那是要開五檔才會這樣。大家都覺得奇怪。事實上,我若想要悠閒的工作,反倒連音樂都不會聽,而是自己哼著歌。

3.看見一句話,分手最痛苦的是,當你發現你付出真心的同時,對方卻欺瞞著妳。我覺得有待商榷。我曾為此生氣傷心。但更令我傷心痛苦的,卻不是這個原因。

4.我想,我真的是被掏空了,當我發現我輸得一無所有時,唯一能緊抓著的,就是學習和工作。於是,在工作上我拚了命挑戰,繼昨兒個把大家的工作都處理完,今兒個我挑了最難的任務去做。北台灣(含宜蘭)二千多家的旅館和民宿,以及各遊覽車公司、旅行社的資料建立。

5.我總是輕易就能洞悉對方說的謊言或者是欺瞞。但唯獨對一句話,我永遠看不透,就是當對方說:「寶貝,我真的好愛你」帶著甜美戀愛的神情和微笑。於是我決定不再去較真了。

創作者介紹

天空

藍調爵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