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起床後,就知道不對勁了。
一路的襲擊讓我心情愈來愈跌宕不堪。
到了公司,只想做一件事,發了狂似的工作。
起先,只是在鍵盤上飛快地敲打著資料,過午之後,果然腦袋不聽使喚,一波又一波的侵擾,於是我深呼吸的頻率愈來愈密集,最後我忍不住一耳戴起耳機,聽著Tears of the Dragon.
我說:五檔!
隔壁的小男生怔了怔看我,因為早在我開始不斷深呼吸時他就發現了,忽然我又說了句五檔,他終於轉過頭看看我。
每弄完一份文件,我就會說一句:finished
可是,聲音止不住我內心的思緒與情緒,接著我開始覺得心臟部份疼了起來。搥了幾下。
接著我做的事很誇張,到處問同事有沒有做不完的工作可以給我,因為我把份內的和額外的工作都處理完了……
於是另兩個女同事把一些要設計的導引牌和各代理商的名牌交給我處理,然後她們開始和其它男同事聊了起來。
我提交的Q&A,讓來支援的同事全部挪去用,我也不在乎,資料是我找,敲敲打打也是我,只要能讓我工作就行。
就在老闆說可以下班之前的半小時,其實我早把所有同事的工作都處理完了……
然後我該怎麼辦?慌了。於是把剛設計的東西,全部再拿來調校一番。
整個辦公室除了講電話和聊天的聲音之外,大概就只剩我的鍵盤聲了。
好不容易捱到老闆下班前的佈達工作進度,心想,加油!這一天快熬過了。
出了公司,忽然覺得生命如寄,我只能飄盪不已,差點在路上嚎啕大哭。
那些模糊了視線的一切,浪捲而來,卻一直不願從沙灘上消褪。
我一直反覆問著自己,是怎麼了?
天,無語。
我,默然。
於是只能奮力泅游著。幸好今晚有課。很努力地上著課。
回家的路上,一路狂飆,飆出淚油。幾次驚險,不過就是一種利用刺激來麻痺自己的毒品。
心想,真的不能再這樣下去。
卻又無可奈何。

點算?邊個話俾我知?

在鍵盤上彈打的瞬間,發現已經11點,或許,我該倒在床上,看看書或好好睡一場覺。
明天,依舊是不明目標的戰鬥。
而親愛的老闆,以及我的上司,你們既然選擇了不讓我--男生--打電話,那麼,就請給我多一點工作做吧!

創作者介紹

天空

藍調爵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