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若給自己刻了個案上章,章上四個字,自傷多情。
難怪早夭。
那股俠氣,那份至情,那顆細緻溫柔的心。對生離死別的繾綣執著。
也印證了柳永填的詞句,多情自古傷離別。

然後我在鍵盤上輕輕敲打上:我不想離開妳,但卻無法靠近妳。

搖搖頭,不禁一哂。
外頭,正風光明媚呢!

創作者介紹

天空

藍調爵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