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有個女子對我說了一句:要記得吃飯喔!

我差點告訴她:我愛上妳了。

朋友聽聞我這件事後笑罵我太濫情了。

其實他不知道的是,我常常不吃飯。
或說我常不自覺地拒絕吃飯,餓了也不吃,因為沒食慾。
餓,是生理上的,食慾是心理上的。

如同從前天到現在,我只吃了二個便當。

而,約莫只是一種心理上長期的匱乏,
導致我一個小小的言語,都可以感動。

朋友認為,再平凡不過的小事,我都可以睜圓了眼,
開心並感到幸福地心情悸動。
我想,是他們被寵溺過度,以致於感覺麻木了。

記得,我生病時,我的母親會惡狠狠地抱怨我為何生病。
而我的父親會要我別再裝死。
除非我高燒過四十度。
除非我真的完全倒下,否則,我看不見關心的眼神。
於是,我容易感動。
容易記住那些曾有、小小的,被焦急關切的溫情。

我心中的小孩,一直把自己保護得很好。
所以一直沒有長大。於是我,孩子氣地濫情著。
於是,我無法適應這個世界瞬息流變的人心與情感。
於是,我習慣躲在衣櫥裡,偷偷看著外面的世界。
於是,如果有人用真心關切的眼神、溫柔的口吻說:要記得吃飯喔!
我會因為感到幸福而哭泣悸動。
於是,我總談不好一個現代化都市男女戀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調爵士 的頭像
藍調爵士

天空

藍調爵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